所谓人往往难逃墨菲定律。他们的车子刚刚驶到路口,一辆皮卡车忽然从斜对面的拐角疾驰过来。

    看前面,小心!贺冉妈妈惊声尖叫起来,管家也赶忙打转方向盘,但那辆车的车速太快了,他们想躲避已经来不及,再加之路上湿滑难刹车,他们的车子侧面,和那辆皮卡车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巨大的惯性,让所有人的身体猛地向前倾去。程瞳猝不及防,重重地撞到了前排的座椅上。那一刻,他感觉眼前黑了几秒,紧接着小腹周围传来一阵阵剧痛。

    贺冉他拧着眉,下意识叫出男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瞳,你怎么样。贺母拉着他焦急地问。

    妈,我、我肚子痛

    程瞳的胳膊紧紧覆在肚子上,额角因疼痛,淌下了一串串的冷汗来。

    贺母吓坏了,赶忙颤抖着声音拨打急救电话,管家也解了安全带,跳下车,去拦路边过往的车辆。程瞳虚弱地靠在座椅上,一手护着肚子,一手将真皮座椅生生抠出两道印迹来。难忍的腹痛让他整张脸都扭曲了。但是比起身体上的痛,更让他慌张和害怕的是腹中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和贺冉的孩子。

    如果孩子出了什么事,那贺冉该有多伤心,思及此,他就痛苦得喘不过气

    救护车声从远及近响起,程瞳逐渐闭起眼睛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他觉得自己走进了一大片迷雾当中,周围是黑暗的,伸手不见五指,他焦急地想要走出去,但是走了很久,腿都不是自己的了,还是困在原地。

    他蹲下来带着哭腔大喊,喊贺冉的名字,喊他带他走。然后,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肩头,覆盖上一双温热的手,那掌心的温度,再熟悉不过。男人的声音也瞬间在耳畔响起,那是贺冉的声音,他也焦急地在喊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就在这样一种混沌和昏沉当中,程瞳逐渐睁开了眼睛,他朦朦胧胧地向四周看了看,贺冉的脸,一下子就出现在了视线里。

    看见程瞳醒了,贺冉赶忙靠上去,与对方平视,他关切地抚摸着程瞳额头:瞳,你醒了,你睡了7个小时,现在感觉怎么样。

    程瞳动了动,干涩的眼睛眨了眨,此刻肚子不那么疼了,腰好像还有些酸,但比起刚出车祸那会儿,已经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他轻轻摇了摇头,双手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肚子。又忐忑而小心地问:我们的孩子,没事吧?

    贺冉俯身亲了一下他的鼻尖:没事。放心吧。

    程瞳咧开嘴笑了,舒出一口气,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他抚摸着贺冉乱糟糟的头发和瘦削的脸,垂下眸子,轻声说:对不起,我让你担心了。

    贺冉摇着头,眼尾有些红,他哽着声音说:是我该说对不起,我该陪在你身边的。

    他没告诉程瞳,当他接到出事电话的那一刻,他的身体有多凉,心有多惊慌。那一刻,他全身颤栗不止,像是有万千利刃,瞬间横穿了他的肌肤与骨髓。

    好在,程瞳和孩子都没事。不然,他真的不知如何面对自己。

    程瞳安抚地捋了捋贺冉的背,然后拉过男人的手,掀开被子,贴在自己的小腹上。

    别再招我眼泪了,摸摸孩子们吧,他们活跃得很,刚刚踢了我好几下。

    贺冉感受着掌心下的温热,眼圈顿时红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医生推门而进。看到俩人,倒也没表现出多惊讶的情绪。他扶了下眼睛,说:贺总,对亏你们的保姆车抗撞击能力强,程先生才能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贺冉点点头,从座位上站起身。

    我来,是要告诉两位一个好消息。医生微笑着,递上一份最新的检查报告。

    程瞳一听这话,立马挣扎着要坐起来,贺冉赶忙上去扶住他。

    刚刚通过给程先生检查身体,我们发现,之前双胞胎手脚缠绕的发育问题,已经解决了。目前,两个宝宝的肢体,已经相互分开,都是独立的个体。这下,你们可以完全放心了。

    真的吗,医生?!程瞳激动地不敢相信,扶在贺冉肩膀上的胳膊下意识收紧,您的意思是,不会再出现连体婴或者畸形儿了?

    对。或许是因为车子的撞击。剧烈的外力,使得程先生腹中的胎儿自动分开。你们也算是因祸得福了。医生说。

    太好了。太好了!你听到了吗,贺冉。程瞳兴奋地抱着男人的脖子,眼里溢出一层又一层的喜悦。

    贺冉的心也在狂跳,眼里亮晶晶的,他攥着程瞳的手,喉骨抖动着说:我听到了,瞳,你和我们的宝宝,都很棒!

    来年五月,槐花飘香,清雅的香甜弥漫在整条医院走廊。

    程瞳的预产期到了,贺冉包下了这间私立医院的整层楼,以保证老婆生产期间的隐私。

    他这几天,也将工作全部推了,搬来了医院里,耐心地陪着程瞳等待孩子降生的那天。

    白天,他陪着程瞳一起散步、赏槐花,晚上回到房间,俩人一起看剧,听音乐。睡觉前,他还会给程瞳揉揉腰,捏捏腿,怀孕是很辛苦的事情,更何况,他的瞳,还给他怀了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炎热的周末,祁谬阳和刘曦夫夫过来探望程瞳了。祁谬阳摸着程瞳的肚子,一脸羡慕地说:瞳,反正你也能生孩子,这对儿你就送给我和老刘吧。你和冉哥,年纪轻轻的,再生个七个八个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程瞳冲祁谬阳笑笑,撩了撩眼皮:那你问问,冉哥同不同意?

    贺冉刚好在阳台上洗好了樱桃出来,祁谬阳和程瞳的话,他全部都听到了耳朵里。他瞥了一眼祁谬阳放在程瞳肚子上的手,眼神阴冷,沉声道:你的手,拿开!

    祁谬阳吓了一跳,赶紧把手拿下来。他像一只大型哈巴狗似的围在贺冉旁边,央求道:冉哥哥,求你了,这对双胞胎就送我们吧,不然,送我们一个也行,我保证拿他当亲生儿子待。

    贺冉厌恶地踹了他一脚,毫不犹豫道:想得美。你以为生孩子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祁谬阳瘪了瘪嘴:不给就算了,我当干爹总行了吧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,程瞳说想要吃海鲜粥,春江路路口的那家。贺冉拉上刘曦,一起去买,祁谬阳留下陪着。

    俩人刚走到停车场,还没到车跟前,只听身后祁谬阳大声喊叫着:冉哥,瞳怕是要生了!

    贺冉的车钥匙一下子掉在脚边,他像是傻了一样愣在原地,几秒后,立刻撒开长腿往医院里跑。

    祁谬阳跳着脚,大叫:冉哥,跑错方向了!右边!

    一路跑进产房门外,贺冉的汗水已经将T恤都打湿了。他心跳的厉害,喉咙干涩难耐,脑子里却是热浪拍岸。

    走廊里,一名小护士从产房出来,贺冉立马上前抓过她,颤声问:生了吗?

    这才刚进去呢,等着吧。护士说完就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祁谬阳和刘曦从楼下上来,电梯门一开,他们就看到贺总裁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,在走廊里踱着步。一点儿没有了商场之上,杀伐果断的样子。

    祁谬阳走过去,挎着贺冉的胳膊调侃:贺大总裁,瞳是去生孩子,又不是上战场打仗

    刘曦一把没心没肺的祁谬阳捞过来:阳阳,别乱说话。谁媳妇谁心疼,换了你在里面生孩子,我也淡定不了。

    祁谬阳吐了吐舌头,走过去趴在产房外的玻璃上看。

    过了二十多分钟,又一名小护士从产房里出来,贺冉赶忙又凑上去,当目光落到护士满是血迹的塑胶手套上,他觉得自己的眼睛被刺得又涩又疼。

    护士,这血他的嘴唇在不住地颤抖,牙齿也在上下打架,瞳是不是出事了,你告诉我,他是不是出事了?

    他剧烈地摇晃着护士的肩膀,低声吼道。

    刘曦见状,赶忙将其拽过来:老弟,出血很正常,你别这么慌张。

    护士无奈地看着他,用手背擦了擦额角的汗水:刘教授说得没错,你安静地等一会儿,估计很快就能出来了。

    贺冉瘫靠在墙上,他觉得自己都快要站不稳了。瞳是躺在里面做手术的人,他却比他更担心,更害怕。

    老弟,你淡定点儿,这种手术,已经成熟得不能再成熟了。刘曦搂着他的肩膀劝道。

    嗯。贺冉低头说。

    随着这声回应落下,产房的大门忽然打开了。响亮的啼哭声瞬间响彻整条走廊。

    两名护士一人抱着一个小婴儿,笑着对他们说:恭喜了,贺总,儿女双全。

    贺冉侧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和女儿,一时间热泪盈眶。他摸了摸孩子的小手,然后赶紧走到程瞳身边。

    此刻的程瞳正躺在医用小推床上,安静地睡着,脸色有些发白,但嘴角是向上翘着的。

    他们一同将他推进了病房,祁谬阳和刘曦去买晚饭,贺冉就坐在床边,拉着程瞳的手,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人看。

    半晌,程瞳微微睁开眼睛,看了看贺冉,然后很轻地动了动嘴唇。

    贺冉知道他想说什么,低头吻了吻他,低声道:儿子和女儿都很健康,护士一会儿就给我们抱回来。

    程瞳虚弱地笑了笑,说:我们的孩子,好不好看啊,像你还是像我?

    贺冉将他的手拢进自己的掌心里,亲吻着他的指尖:像你,非常好看。这世界上,都没再比他们漂亮的小孩。

    程瞳笑得更开心了,唇角扬起漂亮的弧线,谁料,这一用力,却不留心牵动了伤口,腹部的疼痛让他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嘶他痛得眉心都拧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怎么了?贺冉紧张兮兮地攥着他的手,关切地问。

    伤口扯到了,好疼。都怪你让我笑。

    贺冉手忙脚乱,不知如何是好,他伸出手,想要去给程瞳揉一揉,却被对方一脸惊恐地拒绝了。

    别,别碰。我自己缓一会儿就好。他咬着嘴唇,艰难地说。

    贺冉看着他额角淌下的汗和略显苍白的嘴唇,眼里涌动着层层叠叠的心疼。饶是没经历过也不代表完全不了解,这种手术,一刀下去,十厘米的口子横在肚子上,怎么可能缓一缓就不疼呢。

    他垂下头,尽管努力克制,但喉咙还是愈来愈紧,终于,他别过头,两行眼泪,骤然滑下。

    程瞳听着贺冉压抑而低沉的哭声,眼眶也不由得红了。他偏过头,温柔地抚摸着男人的脸,用指腹抹去滚烫的泪。

    傻瓜,你都作爸爸了,怎么还哭呀。

    我我就是男人的泪水打湿了被子,一时间哽咽得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好了,快别哭了。你儿子和女儿一会看到了,会笑话你。

    贺冉抬起头,笑着抹干净脸上的泪,脸颊贴着程瞳温热的掌心,安然地陷入那片温暖里。

    程瞳真的是上天赐给他的糖,是后半生刻入生命里的甜蜜。

    他伏在程瞳的身边,低头吻着他柔软的嘴唇,一遍遍喊着谢谢你,一遍遍喊着我爱你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
    写到这,就全部结束了。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和陪伴。9月底开下一本,到时有缘再见喔~么么哒~

    恋耽美

章节目录

老攻粉助我强势翻盘[娱乐圈]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御宅屋只为原作者钰七郡主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七郡主并收藏老攻粉助我强势翻盘[娱乐圈]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