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王一把拉住伽南的衣袖。

    伽南转过头望着他。

    如今大礼已成,门外宾客还没全散,妖界众臣还在客房,你如此出去,于归的事情便也瞒不住了。罗王垂眼眸说完,便坐到桌边,抬手斟了两杯酒,抬眼看着他。

    伽南无声的笑了笑,又像是舒了口气,也坐到了桌边。

    红烛高烧,噼啪作响,一屋子的锦绣红妆,罗王与伽南一红一黑坐在桌面对饮着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伽南抬眼看着罗王,罗王始终低垂着眼帘,玉般的手端着酒杯贴在唇边,唇上沾着水色,映着烛光,闪闪着盈盈光泽。

    突然觉得,罗王不穿白衣,穿一身俗气的红色,也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便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嗯?罗王抬眼,像是没听清楚。

    伽南愣了愣,但话已出口,还是再说些什么:处尘

    今日本就是我大婚,不穿红衣,穿什么?罗王有些好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大婚,伽南眨了眨眼睛,是的,这个人,今天本就是他大婚,如果不是自己去妖界换了于归,他今天就已是为人夫了。

    新娘还是于归的女身,很貌美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样貌美的人,他肯定也是喜欢的吧

    在想什么?罗王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。

    没很好看。伽南回神,掩饰地抬手给自己杯里斟了酒。

    案桌上的酒本就是用来助兴的,壶小而精致,伽南往杯里斟了一半,壶已经空了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伽南觉得,虽然和罗王同处一个房间是自己从来的梦寐以求,但是却不曾想过这种尴尬的局面,而且,还不能打开房门透气,他觉得在这种气氛里胸口像压着块石头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于归,他已经安排好了吗?罗王问。

    伽南暗暗松了口气:嗯,他会去凡间陪栖梧太子一生一世。

    嗯。罗王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继续的沉默,伽南感觉到额上泛起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。

    不管了,伽南倏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罗王抬眼,微惊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伽南走到罗王面前,缓缓蹲下,抬头望着罗王。

    你罗王瞪着他。

    处尘伽南把头枕在罗王的腿边,像一个小猫一样环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罗王挣扎着往旁边挪了挪,伽南搂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对不起伽南的声音闷闷传来。

    罗王愣住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,那九道天雷

    罗王笑了笑,原来,他是因为这个。

    同袍术而已,我也没想到,不必再说了。罗王拍拍伽南的背,出关以后,也是从别人口中得知,这九道天雷是那个与伽南缠绵的人应该要受的刑罚。

    很痛吧

    罗王笑得更厉害了,身体都在颤抖,有些微微喘气,都一百多年了,他究竟还在执着些什么?自己,早就不恨他了吧。

    伽南抬眼望着他,看着罗王笑得脸色微红,眼中都泛起了水光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罗王总把情绪藏得很深,无论对何事都是一派淡然的模样,而今天罗王明明是在笑着,伽南却觉得胸中闷堵,心中狠狠的揪痛着。

    你是不是就喜欢我这个模样的?罗王笑了半天,舒了一口气,轻声道。

    伽南眼中不解。

    需要我怎么做呢?罗王低头看着他,眼中闪着亮光。

    一瞬间,伽南又像想起了那一次

    是这样吗?原来你一直想要的是这样

    那在镜梵山的一幕幕,□□他的一幕幕,好像就在眼前闪过,那冰冷的声音,像回响在耳边一般。

    不是!伽南像被开水烫到一样,几乎是整个弹了起来,微微喘着气,睁大眼睛瞪着罗王。

    不是这样的,

    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不是?罗王嘴角微勾,站起身来,朝伽南逼近一步:那是什么?

    伽南不自觉地退了半步,眼前的罗王借着酒意,脸上泛着淡淡光泽,虽然姿容还是出众无双,但那强大的压迫感,已不像记忆中处尘的模样,这个人还是彰显出冥界之主的气魄来。

    这个人,是阎摩罗王。

    是伽南没来由地紧张起来,是什么?

    伽南说不出来,也不知道如何说出来,只有近乎哀求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我这模样的,很多。罗王又笑:你西冥不就还有一个么。

    七儿不是你。伽南疾声道:如果我说,我说

    罗王笑着看着他。

    我说我想要的一直是你,那次我以为是你伽南嗫嚅着,声音越来越低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地,罗王上前一步,把伽南推倒在喜床上,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伽南只觉得一股狠力掐着他的双肩,接着腰背重重砸在床沿上,随之而来的是压上身的温热体温。

    头晕目眩之间,刚刚才看清身上之人的脸,便被咬住了双唇。

    这个吻带着撕咬与啃噬,像要把他吃掉一般,伽南的心陡然有种被狠狠揪起的慌乱,随着粗重的呼吸生出了强烈的类似于担心与害怕的感觉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其它的旖旎想法,只有慌乱,担心,与害怕。

    而这种感觉,从胸口崩出,漫开在全身,微微颤抖着,眼睛发酸,直想落泪。

    他会像我这样么罗王在他耳边哑声问道。

    伽南睁大眼睛,不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罗王笑了一声,一把扯下伽南的衣带,手探进衣衫里,触手一片光滑。

    压低嗓声又在伽南耳边问道:他像我这样么

    伽南只觉得从耳朵到全身一阵颤栗,有什么在脑中爆开,尾椎骨闪起一串火花,一下子呼吸都不稳了,不由自主地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罗王看着他的眼中,有什么东西闪了闪,张口便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:我和他不一样记住接着细细亲吻着他的耳尖。

    伽南只觉得一股温热的气息从耳朵漫开到了全身,抬起手,把罗王紧紧抱在了怀里,侧着脸轻轻亲吻着罗王:嗯处尘

    处尘,只要是你,没关系。

    身体被打开,伽南仍是紧紧抱着罗王。

    哪怕从此在你身下,只要是你

    我记住了,你和谁,都不一样

    窗外寂静无声,红烛已将燃尽,只有喜床上遮起的层层帐幔里发出令人遐想的声响。

    喘息声渐渐平息,相比起之前在赤天宫对罗王近乎凌虐的折辱,这次罗王算是极尽温柔。

    处尘伽南艰难地侧过身。

    嗯?罗王半靠在床边,发束散开,衣衫半敞,一幅慵懒的模样,烛光映着罗王的侧脸,淡淡晕开一层光圈。

    伽南从罗王铺了满床的发丝上攀上了一缕,绕在指间,盯着罗王,语气诚恳:这次,是真的有了夫妻之实了六礼已成,不能休妻。

    罗王闷闷地笑了一声,低头看着伽南,轻声道:好。

    伽南吃力往前探手,搂着罗王的腰,手指轻轻抚上罗王身上的淡淡疤痕:这么久了还没有消吗。

    天雷印,消不掉的。罗王轻轻捉住伽南的手,放在唇边碰了碰。

    对不起伽南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已经好很多了,毕竟都一百多年了啊。罗王轻声道。

    伽南没有说话,只是抱着罗王的手紧了紧。

    想到居夫子说,那次在冥水边遇到了罗王,说他神色伤痛,身形狼狈,想到他不顾仪态让人看到了身上的天雷印,便不由自主地唇贴上罗王胸口的淡淡疤痕。

    从胸口,到锁骨,九条天雷印纵横交错,现在看起来颜色已经极淡,但不难想像刚刚受刑之后是怎样的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轻轻地触碰着,一点一点,像是要把这些疤痕亲得更淡一些。

    听到罗王轻轻抽了口气,伽南抬眼看着罗王眼中泛起的涟漪,心中微微一颤,之前的满满的怜惜,一瞬间变成了一腔的春水,柔软的令人胸口酸胀。

    这个人,是处尘啊,是那次在花树下,雪衣风动,清冷如冰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或许,那一眼的相见,自己就喜欢上了吧。

    伽南好像又闻到了花香,听到了鸟鸣,看到了眼前簇簇落下的花瓣。

    轻叹一声,伽南撑起身子,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房中的红烛终于烧尽,摇晃几下,闪了闪,灭成一缕白烟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
    逆CP是不存在的,只是两个强强的人,不可能有谁一直居于受

    不是傻白和平胸,反攻还是必须要有的

    嗯

    必须要有的

    恋耽美

章节目录

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御宅屋只为原作者顾曲流觞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曲流觞并收藏盲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