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阅鄙视的看了他一眼,“这就是老大能找到媳妇你不能的原因,对一个人来说,最难受的永远不是被上司压制,而是被同行比过去,尤其是一个不如自己的同行。”

    如果只是单纯的要清理陈若佩。

    那老大出手不也一样的吗?

    老大这明显就是知道顾小姐的意思,所以才挑了一个不如陈若佩的模特。

    阿半:“……”他怎么忘记了顾小姐身体里的恶魔基因了。

    顾落歌挑了的那个模特叫叶艾,其实也不是新人,曾经也是公司的老人而且有过一段红火走头秀的时间,可是这两年她生子怀孕,身材走样了,陈若佩又冉冉升起,一时间,她就陈若佩压在底下了。

    公司。

    顾落歌过来的时候,叶艾放下了手里的活带着助理过来接待,结果看到,接待室里坐了两个女孩,一个长发及腰,发尾微微卷着,用发带随意的挽着一脸青涩,她下意识的向乔娟伸出手,“你好,顾小姐是吧?”

    乔娟微摇头,“我不是。”

    叶艾难以相信的看向那个娇美的女孩,对方朝她一笑,“叶小姐,请坐。”

    顾落歌也并没多与她寒暄,给叶艾把了脉后,又让她站起来走了两圈,怀孕让叶艾原本良好的身材腰部起了赘肉与纹路,不管怎么运动稍有松懈就会出来,而她孩子还在哺乳期,她又不能过分的控制饮食,顾落歌直接给她定制了一个月的饮食计划表。

    叶艾看了后,眉头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顾落歌定制的计划表里,都有肉。

    顾落歌似是知道她的疑虑,简单的道,“身材要顾,孩子营养也要顾,你给孩子吃母乳的,过分克制饮食,对你孩子的健康也有影响,放心,即便吃肉,我也有办法让你身材恢复巅峰时期。”

    叶艾将信将疑,可很快,她的将信将疑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一个星期……

    她腰部的肉渐渐减少了,不知道顾落歌用了什么给她敷肚子的,肚子的纹路,也淡化了许多,不过也无法全部淡化,最后那边,按照顾落歌给的建议,做了个纹身。

    看着慢慢恢复的身材,叶艾的信心也一点一点的回来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,公司有一场秀,要从几个模特里挑选之一作为主秀人。

    陈若佩筛选了一遍挑选的几个人,看到了叶艾的名字,其他的,都很一般般,完全不是她的对手,经纪人提醒她道,“你别大意,半个月前我见过叶艾,她现在变化很大。”

    陈若佩嘴上乖巧答应着,实际上,却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变化再大。

    难道她还能恢复到巅峰时期不成。

    然而在公司高层走廊碰上时,陈若佩的笑容就凝固了,心里直呼不可能。

    叶艾身高有一米七五,这会穿着长裤露腰上衣,腰部露出了流畅的线条,包括手臂上的小小肌肉,整个人呈现出来的,是一种健康美,最关键的是,她的精神皮肤状态,非常之好,这种状态,从她生了孩子后,陈若佩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见到叶艾的时候,陈若佩就知道,自己这次十之八九没戏了。

    可她还是保持了希望。

    然而等走秀结果出来时,她的希望,破碎了。

    而这,仅仅只是开始。

    恢复了自己身材叶艾开始各种争取资源,慢慢的,原本该给陈若佩的资源,也一度被公司让给了叶艾。

    经纪人也是心里暗恼,觉得陈若佩非常不顶用,花了这么久的时间培养出她,结果转眼就被压了下去,果然第一感觉还是对的。

    不担重任,不过还是没第一时间放弃她,安慰了些许,给了她一些小资源,“这一行,风水轮流转,也不知道叶艾是怎么做到的,生了孩子后居然身材恢复的比未婚时还好。”

    陈若佩唇动了动。

    她脑海里有一个猜测,可她不愿意承认这个猜测。

    不可能的,不会是顾落歌的!

    她拼命的抱着希望,抱住手里的小资源,很快,叶艾被举报了,不知道是谁举报的,说她使用了违禁物品,身材才恢复的这么快,叶艾被带走调查。

    陈若佩惊诧,还有窃喜。

    可这种窃喜,没维持多久,叶艾就被放出来了,经调查,叶艾并没沾染违禁物品,相反,她这一遭遇,无疑于替她洗刷了一直围绕在她身上的脏水,一时间名声更起,这也让陈若佩的日子更难过了。

    苦苦挣扎了三个月,人都是蝴蝶效应的,你好时,会觉得一切都好,坏时,会觉得天崩地裂,陈若佩由好到坏,从一开始还有点小资源,到最后,一点小资源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模特,她由小路人到红时,这个过渡比较容易。

    但由红到小路人的过渡,却极难了,因为她习惯了享受镜头,享受大牌产品,高端的化妆品,这条条框框,代表的都是钱。

    可没有工作,她也没有了钱,钱大翁倒是有钱,可有钱不代表冤大头,他怎么会把自己的钱给养女,而陈惠英夫妻还有陈志就像吸血鬼一样背负在陈若佩的身上,让她陷在泥潭里几乎无法自拔,活在这样的环境里,她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阴郁。

    城郊别墅。

    顾落歌在自己的衣柜里找到了一件好看的旗袍,是手工的,那精致的做工让她几乎一眼就喜欢上了,换上后,想要找首饰,却发现,自己的首饰是空的。

    问了下,好像在未婚夫的别墅那边。

    阿半被派过来跟她,道,“顾小姐你睡着的时候,小一小姐就把你的首饰什么的都送到老大那里啦,要我去送过来吗?”

    顾落歌摇头,“明天我过去拿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提前打电话告诉了韩南深一下。

    韩南深问她几点过来。

    顾落歌道,“七点吧。”

    晚上的七点。

    顾落歌自己喜欢开车,到别墅的时候,阿阅已经在了,说明韩南深也回来了不过没见到人,“阿阅,你们老大呢。”

    “在楼上。”阿阅回答道。

    顾落歌考虑了下,放弃了首饰,先去韩南深的房间找他,美色比珠宝更重要,恩。

    阿阅见她上去,顿了下,有后半句话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老大在冲凉,顿了下,这二人都订婚这么久了,老大应该不至于没吃过肉,顾小姐应该也不至于没见过猪跑,所以咽了下去,不说了。

    最近总是说话,好累的。

    二楼房间,顾落歌上来后,没有那么狗血的看到男人赤着胸膛的样子,不过,也差不多了……

    韩南深穿着丝绸的浴袍,敞开了胸膛露出了壮实的身材,真正的显出了什么叫穿衣显瘦脱衣有肉。

    顾落歌被迷得都忘记了走进去,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,后来想到是自己的未婚夫,就干脆大大方方的看了,但很快,又被一样事物吸引住了注意力,她好奇的迈出步伐走了过去,一直到他身前才停下,伸出手。

    韩南深喉结稍稍的动了下,“顾落歌,别……”撩我,撩出火,我会失控。

    女孩认真又有点犹豫的声音响起,“人鱼…”

    韩南深脑子瞬间清醒,低头,顾落歌一双漂亮又白皙的手里拿着蓝人鱼的项链,顾三叔留下来的东西,他微吐了口气,有些懊恼的抓住了她的手,抓着抓着,看着那漂亮的手,眼神就有些变了味道。

    顾落歌注意到了,“你在看什么…”

    韩南深平静的道,“男人都会想的事。”

    顾落歌眼睛一亮,舔了舔唇的,这动作又撩拨的韩南深差点骂脏话,不过很快顾落歌又意识到了什么,有些遗憾的退了回去说,“不行啊,一会我要去参加叶艾的庆功宴。”

    美色虽然重要,但承诺也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韩南深看着她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,再也控制不住,把人圈进怀里低头吻了上去,顾落歌能感觉到男人动作里都是带着一股火和急迫的,又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,她的手,也不由自主的搭上了他的脉搏。

    等一吻结束后……

    她才开口道,“呃,你阳火旺盛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两年,你是身边没别的女人吗?”

    韩南深微微喘着气真是又爱又恨,忍不住凑过去轻咬了下她的耳垂,道,“没有,我的心很小,只装得下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过去没有,未来也不会有。”

    他的心和身体,只将忠于一个人。

    顾落歌心砰砰跳动,都说深情的男人最动人,这不是没道理的,“难怪我会和你在一起…”她可是不婚主义,但是再不婚主义碰上这样又颜值又身材,又有责任心的男人,会决定结婚也没什么意外的。

    韩南深眸子微闪,心道,你并没决定和我在一起。

    你决定的是包小白脸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的话,他是决计不会说出口给自己找麻烦的。

    韩南深又低头吻了吻她,身体想要的叫嚣,可还是极力的控制住,看得顾落歌都有点不大忍心了,“要不…”

    韩南深抓住了她的手,“不用!”

    他平复了自己身体里的火,看着她锁骨位置空空的,把蓝人鱼取了下来,给她戴了上去。

    蓝人鱼一贴近皮肤,冰冰凉凉的,顾落歌不知道为什么,忽然特别熟悉的感觉,好奇的仰头看男人。

    韩南深手指碰了碰蓝人鱼,开口道,“这本来就是你的东西,现在物归原主。”他喊了保姆去把首饰盒拿过来,顾落歌从里面挑了一对和蓝人鱼相同颜色的蓝钻,然后交给韩南深,“帮我戴上。”

    韩南深从善如流的接过首饰,替顾落歌佩戴了上去,阿半上来时,看到的就是这一幕。

    内心暗忖。

    老大,你真是越来越像贤夫良夫方向发展了。

    言情海

章节目录

重生九零年代:萌媳宠上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御宅屋只为原作者锦鲤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鲤鲤并收藏重生九零年代:萌媳宠上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