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她这样,梁道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摇摇头,转身往他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“表哥,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那样做么?”商婉君在他身后幽幽地说道。

    梁道斌顿住脚步,似在听她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都是为了你为了梁家啊,当时谢如沫什么都没有,已经深陷囹圄了,救她需要的代价太大了,你有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还有可能被连累。但是帮卫盈盈就不一样了,梁家能借着她这条线搭上房家,对梁家也很有帮助。”既然她表哥都知道了,还一心认定了是她在背后撺掇的,商婉君索性豁出去说,一下便将卫盈盈卖了。

    天地可鉴,她真的是为了梁府着想。说出来难以启齿,她是真的将自已当成了梁家的人以及梁道斌的妻子,才会插手这件事情。如果不是如此,她干嘛这么做,谢如沫又不曾得罪于她。

    梁道斌转过头来,认真地看着她,“表妹,我看重一个人,从来都只是看他人品的好坏,无关贫穷富贵。当初的你和你娘投奔梁家而来,富贵了吗?我待你们如何?”

    很好,正人君子,从不因她们贫穷而看低她,反而对他们多番照拂,要不然她的一颗芳心也不会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谢如沫和你们一开始在我眼中并无不同,虽不富裕,却是可交之人。”梁道斌解释着自已的想法,“你一开始是欣赏我这个优点的,觉得这是一个好品质对吧。可你做的事等于是转过头往这个好品质上面抹黑。”

    商婉君的脸色更加苍白了,她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,终归是她太自私了,只想着让他对她一个人这样。

    “撇开这一切不谈,既然相帮,说明我考虑清楚了厉害关系,你擅自做主,违着我的心意做事,你是觉得你的判断力要比我好是吧?你又怎知我没有经过全盘的考量呢?”

    商婉君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,“表哥,我知道错了,你就原谅我这次好不好?”商婉君的心很慌,她是想帮忙啊,她的出发点是好的,对不对?事情弄成这样,她也不想的。

    现在敞开来说,梁道斌才发现,商婉君的眼界太小了,看得到的地方有限,或许能经营好小门小户,但嫁进梁家来不合适。她不知道自已对谢如沫这个朋友的看重,就擅自做主,真的犯了他的忌讳了。她今天能为了别的违逆他一次,将来也有可能为了家族利益或者其它原因,再次违逆他,这样的妻子可不是贤妻。他不想自已在前方殚精竭虑之际,妻子在后方拖后腿甚至无意地捅刀子。

    “表妹,我是真的考虑过娶你的,但经过这件事,我发现我们不合适。我的妻子可以穷可以不漂亮,但不能见识浅薄还自以为是。”这样会将他乃至梁家拖进深渊的,“咱们的事就作罢吧,我会和我娘说帮你留意好一点的人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表哥,你不要这样,我不要嫁给别人——”

    商婉君怎么唤都唤不来她表哥回头了。为什么,这些年她小心翼翼坚决不行差踏错,如今只做错了一件事,就连改正的机会他都不给她了呢?

    他对他堂妹梁秀卿能网开一面,为什么对她就不行?说什么只看人品,说什么一视同仁,假的,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,梁秀卿再怎么错也姓梁,做错事可以惩罚,却不会轻易放弃。因为放弃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,要将她掰正来,不然以后祸害的还是梁家。而她只是一个亲戚,他们就不费那个劲去调教了,太累。千里之外,征南军军营

    沈东篱目不转睛地看着秘信,秘信中写了近来京中各方的动向。这秘信他看了两遍,脑中针对信中所言之事不断地快速转动着。心中对这些有了大致的针对性措施后,他的目光落在信中最后一行上面。

    武成帝拒绝了谢大国手拿所有的赏赐换谢如沫婚事自由的请求,沈东篱便知武成帝对于谢如沫的亲事,他一定有了打算,具体的可能没有,但一定范围内的打算肯定是有了的。这样一来,他与谢如沫想要走到一起,又多了一层不确定的因素,而这个不确定的因素还是关键的。他不敢想,如果因为武成帝的阻挠他娶不到谢如沫,自已会做什么。光这么一个假设,他便觉得心底生出一股无法抑制的戾气来。

    沈东篱敏锐地察觉到武成帝对谢如沫似乎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掌控欲,这种感觉从他让岑国师测算谢如沫的八字时就有了。当时谢如沫的身世没有泄露,武成帝测的八字是谢如沫的,但当时却是算到了葛如玺身上去了。

    对了,测算八字?上次武成帝将谢如沫的八字和另外两个八字配对过,其中一个是他沈东篱,另一个是谁呢?沈东篱有预感,如果能查出那人的八字,或许就能知道武成帝对谢如沫的婚姻的打算。事关谢如沫的事,他记得都很清楚。另一个人是建和七年十一月初八的生辰,等等,这生辰,似乎是宇文珩的生辰?宇文珩身为最有可能问鼎的皇子之一,他的生辰几乎是公开的。沈东篱有印象不奇怪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具体的时辰是不是他的,但沈东篱有预感,另一个男人的八字有八九成的可能是宇文珩的。

    当初沈东篱没往他身上想是因为谢如沫的身世尚未披露,而宇文珩他已经有了正妃了,武成帝不会关心儿子的侧妃侍妾娶什么人的。

    原来武成帝是想将谢如沫嫁给宇文珩吗?沈东篱若有所思,那么睿王妃赵娴又该如何自处?等等,赵氏的身体自打生产后似乎一直都不太好,会不会——想到某种可能,他忍不住豁然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帐外,有小兵通报,“沈小将军,宇文大将军有请——”

    沈东篱冲外面喊了一句,“就来——”他最后看了一眼秘信,宫中的消息知道的还是太少了,得加强对某些人的攻略,他需要更多的消息来支持他这个猜测,或许弄清楚武成帝对谢如沫不放手的原因,他才好针对性解决这事。

    言情海

章节目录

大周医女行医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落雨秋寒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雨秋寒并收藏大周医女行医记最新章节